我很好

垂体瘤GH病友会 加入

ChineseAssociationofPatientswithAcromegaly同病相怜守望相助

#ShowYourChange 2018病友故事系列之八: 好一部欢乐颂! ----------那年,我的垂体瘤手术

好一部欢乐颂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— 那年,我的垂体瘤手术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橘子


这开端还要从2004年的夏天开始说起`

话说当年我还是一个奶油小生当然这是题外话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题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经过我乐此不疲的头痛呕吐,好几次晕倒在训练场上,团卫生队终于是不敢再大意,把我送到广州军区总院检查。

医生问了情况之后让我做了个颅脑CT,结果出来没发现什么。之后淡定的跟我说:“这是神经性头痛,可能最近训练量太大,再加上太阳暴晒引起的。回去休息几天吧!”

于是我信了。回去休息了几天还真不痛了,所以我更相信了。

转眼4个月过去了,新兵蛋子第一年结束。期间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,只是体重在这短短几个月内从108飙升到了140,我还感叹部队的米怎么这么养人。

第二年到了港内,最低军衔还是我们,于是又当了一年新兵,直到退伍。虽然没再头痛,体重却也从140飙到160。期间经常给感觉到手掌发胀,以为是训练所致,还是没太在意。

两年结束,回家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2012年2月某天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陪女朋友去学车的时候,一个同是学车的学员正好是个医生,因为我大肢的体征已经比较明显了,所以一眼就看出不对劲,让我去医院检查。

这次我终于感觉到了不安,回想这几年来的变化不可谓不大:手指脚趾比别人要大上很多,下颚也开始有些突出`````所以我决定去医院检查检查,也好安心(当时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觉得这不太可能)

2012年3月14日内分泌科医生让我去做个磁共振,我顿时紧张了。老老实实的去了磁共振室。

做到一半进来个医生问我:“有家属来吗?”
我说“没有”
“有朋友一起来吗?”我说“没有”
顿时心沉谷底。我问医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他沉默不回答`接着把我叫去监控室。他说有点麻烦`这东西已经比较大了。
我问他是什么?他说从位置来看应该是垂体瘤。让我再做个造影增强。
还能怎么办呢?做吧!

等了2个小时,报告结果出来了。
鞍内可见葫芦状肿块,造影之后明显均匀增强,突破鞍隔向上生长,大小2.1*2.7*72.5px。各种蛋疼!
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是在那点可悲的侥幸心理的作用下依旧晴天霹雳!
想我彪悍的像头熊一样的`“橘子”怎么就脑瘤了?!
虽然之前在网上查过垂体瘤绝大多数都是良性的,但也闷的我喘不过气来。

我打电话告诉了她,她哭,我萌生退意,她不肯。我心里百般不是滋味。
我想给老爸老妈打电话,号码按好了又退掉,按好了又退掉。
真不敢想象他们知道之后会是怎么样一种心情?
最后我决定“病要治”但是能隐瞒几天就几天吧!

在外面徘回了许久最终还是回到家了。
看着老爸老妈乐呵呵的,我心理说不出的难受。
2天后他们也感觉出不对劲了,因为我这几天老往医院跑。
最后心理防线还是松了,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招供出来。之后就是全家的沉默。
3月17日 开始给我找关系联系医院,

3月18日 我还回来上了个班,

4月2日 下班回家,

4月4日 清明本想去给爷爷上香,结果牙痛加头痛没去成,

4月7日 去到广西医科大,运气好最后一个床位给我占了。不过床号有点蛋疼“48”

本来以为可以经鼻子做的手术,医生看了片子之后说鼻子做不干净,鞍上部分的肿瘤没有足够压力塌陷不下来,建议“开颅”

4月8日 在做了一番非常纠结的心里斗争之后决定按照医生说的开颅做。因为手术人太多安排不过来,于是我安逸的过了一个多星期`每天躺在床上打针、看电视、打电话、玩电脑,开颅的事情给我抛到脑后去了。

4月15日 早上医生把我叫过去给我做术前叮嘱,告诉我手术的时候有可能发生的意外听的我毛骨悚然,等我悚然的劲差不多过了`他又来句:“这些基本都不会发生,放心好了。只是告诉你有种种的可能。”

接着就是签手术知情书。签字的时候我还在想,这他娘的字一签上去小命就要交到别人手上了!心里别扭啊`,完了。就到另外个楼层跟着一群第二天要做手术的人一起签麻醉同意书。这里还有个小插曲让我着实吓到了`:在签字购买止痛棒的时候我被告知,开颅手术不能用那东西。为术后我醒来了要观察我的反应。这尼玛可是脑袋上挨一刀啊 !不止痛还不要我老命?无奈的回到神经外科跟医生诉苦。

这时候医生告诉我``大脑和心脏是没有痛觉神经的``所以不需要那东西。可算放心了。然后被护工摁去提了个油光曾亮的大光头,还用刀片刮的那种。不知道是刀片质量不行,还是我的头发太顽固,换了3张刀片还是痛的我哇哇乱叫。
下午她不顾家里反对来医院陪我。我心里既开心感动又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。我知道她怕再也看不到我,我也怕再也看不到她。

4月16日 盼星星盼月亮“行刑”的时刻终于来到了!想着进去睡一觉出来就好了,心里既忐忑又激动。
早上早早就醒了,其实是被护士拍醒的,因为我是早上第一台。所以6点半就要开始打针。孙猴子的本性再一次被镇压在这一指针下老老实实的。

7点半医院护工来了把床都推来了,让我准备好了就躺上去。我说我自己走过去,不让,于是我只好老实的当了一回贵宾,让一大妈推这我这么生猛的一头“熊”说不出的别扭。

手术室在15楼,把我推上去了之后我才发现,原来整层楼都是手术室的各种房间。老爸老妈还有二姨三姨还有她,一直把我送到手术室门口,探着头朝里望,我也撅着个脑袋拼命的往外看,最后门还是无情的关上了。

护工把我推到一个房间,里面的冷气开的很低本来我身上有一床薄被子,但是还是冷的我直打哆嗦,或许也是因为心里的那么一点忐忑。

护工走了,手术室里有几个助手在忙,忙什么我不知道,反正是在准备手术。我让他们再给我拿床被子,盖上了,还是冷。

一个帅哥助手问一个妹子助手:“用什么钻?”
妹子问:“今天是哪个医生开颅?”
帅哥回答了一个名字。妹子说:“那用铣钻,他总觉得空气钻太温柔”
我给吓了一跳,尼玛这脑袋上开个洞不温柔点行吗?但是也不敢反驳什么,毕竟我连什么是空气钻什么是铣钻都不知道。
我问那妹子:“今天不是W主任做手术吗?”
妹子说是,但他只负责手术不负责开颅。
于是又跟他们瞎扯几句。

一个一直沉默不语的帅哥突然问了一下我体重多少,我说200。
他说:“嗯,那还得加点量”
过了几分钟`这帅哥拿了个气囊过来罩在我口鼻上让我深呼吸,我下意识的照做了。
恍然间有点迷糊,我问他这是什么?他说这是氧气。
瞬间我就感觉不对劲,刚想说:“你扯淡”话还没说出来,没知觉了``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手术ing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手术结束----
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`
刚刚恢复一点意识`我就知道我的手术结束了,但是还是在手术室里`
就听到一个妹子说:“他醒了,可以推出去了!”
接着又没知觉了`

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病房里,旁边躺了十来个人,窗子上写着ICU。
意识开始慢慢恢复,浑身上下都是线啊管子啊什么的,弄的我非常难受。
我想把嘴里的管子拔掉,却发现手脚都被绑在病床上。
因为没有力气我只能挣扎,万般憋屈。
一个护士叫我不要动,我没听,还越挣扎越厉害。
一个妹子说有点狂躁,给他打一针镇静剂。
说来也真神奇`没过多久就没那么难受也感觉没那么狂躁了,于是迷迷糊糊又睡过去了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妹子的叫声惊醒的:“血压xx,心跳xx,快叫医生快打强心剂!起搏器!起搏器!一二三,再来一次!”
弄了半天才搞清楚,原来不是我!不过也把我吓得够呛,毕竟就在我身边啊。
我心里默默祈祷:别挂啊千万别挂啊!
老天还比较给咱面子,最后那病友还是抢救过来了,虚惊一场。当然这都是医生和护士妹子的功劳。

然后过了不久,妹子看我状态稳定了`,且很想吐就把呼吸机的管子撤掉了。
刚撤掉“哗啦啦”什么都没吐出来因为胃里没东西。
再次稳定一点了,我说要见老爸老妈。护士才放他们进来。
第一个看到的是老妈,然后是老爸,然后是她,然后是两个姨眼泪控制不住哗哗的。

谁知道没几分钟他们又被妹子赶出去了,说病人情绪有点激动。
尼玛呀,你赶出去老子更激动。
没辙,迷迷糊糊的又睡过去了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妹子正把我往普通病房里推,五花大绑的绳子撤掉了。(那叫约束带)
房间里已经熄灯了,看来时间不早了。

4月17日 半迷糊半醒半睡着之间天亮了,只知道期间妹子来给我抽了几管血。
醒过来看到一脸疲惫的老爸老妈还有她,我知道我这一劫总算是过了
老妈跟我说`医生说我手术情况很不错,两个姨都回去,还要上班。然后又问我哪里不舒服,感觉怎么样?
我感觉就是很晕,偶尔会想吐。接着我又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我还是在48号床吗?
老妈说换了。48号床在我手术的时候给新进的病人占了。我出来之后在ICU,正好有个病人出院`就把床位给我了,25号。虽然还是不怎么样,但也总比48强。

之后几天依旧是迷迷糊糊的,旁边病床的病友比我早一天做手术术后第二天就下床自己上厕所了,着实让我感到神奇。护士长还把他当先进事例来鼓励我:“你看他2天就下地了!”
人比人气死人啊!目测我肯定是比不了,后来他说他做的是颅骨修复手术`不晕``我倒``

4月18日-20日 期间清醒是清醒了,恢复了不少,就是总是吐。医生说这是术后暂时性颅内高压,正常现象,吸点氧就好。结果越吸越想吐,只好就这么晾着,于是吐着吐着我也就吐习惯了。5天吃不了东西,每天都是打点滴十几瓶。因为有水肿,两只眼睛轮着睁不开,最后干脆两只眼睛都睁不开了,第四天开始才有所缓解。
第三天就把尿管拆了,但是由于不习惯在床上方便,半天憋不出来。医生说你再不解决,我们再给你插上。惊恐之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,于是又学会了一项新本领。

4月21日 尝试下床自己上厕所,老爸拗不过我,只能扶着我去,结果我发现好像我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虚弱,除了有点晕,走的还算稳,当然是要扶着走.
晚上按捺不住在床上苦熬几天的痛苦,非要出门走走,后来医生也说如果可以的话就扶着我走一下,也是好的.如获大赦在三个人的保护之下我愣是在病房外面走廊里走了一圈,还不忘到护士台称了下体重。但是这结果就有点蛋疼了,手术之前200斤,5天没吃东西,每天抽管血,尽然还是200斤。

4月22日 由于旁边来了个刚手术完情况不稳定的病人,就把我转到了37号床。38号床的病友是个58岁伯伯,老顽童一个,愣说我们是病友,他是我的团长,我是他的兵。反正有他在的地方总会闹笑话,让人哭笑不得。他手术之后更甚,医生护士还有他的家人各种头疼。比我晚一个星期手术,因为术后不安分,比我晚了一个多月才出院。

4月23日 我第一次看到我术后GH测试结果:5.x(具体忘记了)`还是比较开心的一下降了这么多!但是之后的几张化验单就让我难受了一下,最高一张12,基本都是在10和5之间徘徊。询问医生说这也是正常现象,因为有可能是术前残留在体内血液和器官里的生长激素`一下降不了那么快(后来才知道`医生跟老妈说了`有两个位置太危险,下不了刀。是颈内动脉和视神经两处。)

4月24日 段老头(老顽童)手术,我的自我感觉越来越好,头上绑着绷带到处乱串。

4月25日 段老头中午才推回病房,脑袋也包的跟粽子一样还迷糊着。不过我倒是拆线了,第一次拆线只拆了一半,术前抽烟的后遗症显现了:咳嗽。这咳嗽本身没什么,就是咳的时候震的我脑袋一阵一阵的晕,还痛。早知道就不那么过瘾了,手术当天打针之前还躲到厕所来了一根。

4月26日 在13楼大厅逛的时候看到有个病友出院,心里很开心,想着我也快了。也正是这一天她陪了我10天之后要回去了,假期到期了。我不舍,她也是,我送她到楼下。这是我手术之后第一次下楼。

4月27日 电话、短信、电脑、电视、调侃段老头,不过他也不安分,两个眼睛肿的跟熊猫一样,就要下床自己上厕所。把大家都吓坏了,医生护士各种劝导都没用,这才第三天啊!姜还是老的辣`(忘了说了`段老头是胶质母细胞瘤恶性最高的一种。家人和医生都不敢告诉他是恶性的。不过听说手术很顺利,清除得很干净。希望他老人家早日康复身体健康!)

4月28日 拆线,把另外半边也拆了。由于伤口痒被我挠的一边出血了,吓我一大跳,就差喊救命了。经过这一下,我彻底安分了。

4月29日 无惊无险又过一天`恢复的很不错行走自如了。段老头看我要出院了很是舍不得说我是逃兵团长还没撤我就撤了。哈哈!

4月30日 本来打算今天出院,结果碰到五一假期,费用结算不了。,这一天段老头拗着非要他一朋友带他去做锦旗送给医生和护士。结果头上绑着绷带,睁着熊猫眼就出去了做个锦旗回来,神外二科给他写成神外一,后来没办法`叫护士在上面加一笔凑活着看呗。这还不算高潮,高潮是刚送了锦旗没到半个小时,就把人家护士妹子给臭骂一顿,还要找医生单挑。

5月1日 就吃药,针也不用打了。医生让我赶紧走人,还有病人要进来。

5月2日 终于出院了!外面的空气真好!医生在病例上写完医嘱,护士长帮我把东西拿下楼,段老头因为要输液下不来送我。,一个劲的说:“小张啊,我对不起你啊!作为你的团长,你退伍的时候都不能送你!”如此云云搞得一群人哭笑不得。


出院了!GH算基本恢复到正常范围,但是还有波动。现在看来确实是残留了,但是我也不能怪任何人。

久病成良医,我自己也知道确实生的位置太刁钻,只能坦然面对了。但是还是要积极治疗,为了父母,也是为了自己。

标签:

1 楼 | 2018-11-08 | 回复
5 +1
hening 挚爱一生2848 季节变换 阳光城 寒冬
分享到
hening hening
会长
892 0 5
浏览量 回复数 收到暖心

分类: 故事

只看楼主